位置: 首页 > 曹姓名人 > 古代名人 >> 正文

晚唐诗人曹松生平事考略

作者:方胜   来源:安徽理工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部,安徽淮南232001   关注:   时间:2015-12-21 21:15:25

 

摘要:晚唐诗人曹松的生平与游历尚存疑问,《唐才子传校》和《曹松若干事迹补正》对此有深入研究,但也都还存在着疏忽和失误之处;结合曹松自己以及友人的诗作,再借助史书和地方志的记载,对其籍贯、游历等问题作进一步研究。
晚唐诗人曹松,以“凭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”(《已亥岁二首》其一)诗句而名垂千载,至今仍常被人提及;但对于诗人生平事迹,我们知之甚少。傅璇琮先生主编的《唐才子传校》(下文简称《校》)对其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整理,近来刘亮博士的《曹松若干事迹补正》(下文简称《补正》)一文又有所发现。两者均有卓见,但也仍有瑕疵,如前者在考证曹松游湖南、广州时间问题时,引据有误,前提有误,且据地方志增补的《游西樵山》诗实为松集中《岭南道中》的异物之作。笔者不揣谫陋,再对曹松的生平与游历略作考辨,并以此求教于方家。
一、曹松的籍贯问题
五代王定保《唐摭言》卷八“放老”条,是目前所见到的关于曹公生平事迹的最早记载。《唐摭言》云:“松,舒州人也。”曹松籍贯为舒州,异议不我,唯具体地点尚可详考。唐代舒州属淮南道,州治怀宁(今安庆潜山县),辖怀宁、桐城、宿松等五县,范围大约相当于今安庆市。曹松籍贯有潜山和桐城两说,孰是孰非?
《康熙桐城县志》记:“曹松字孟征,据《一统志》系龙舒桐城人,光化中登进士第。”卷五这三句话都有疑问:其一,其字“孟征”,《直斋书录角题》卷19、《郡斋读书志》卷四等皆谓字“梦征”,当以“梦征”为准。其二,“据《一统志》系舒桐城人”,“龙舒”是故称,西汉置龙舒县,东晋废。根据《太平寰宇记·淮南道三》记龙舒故城在桐城境内,《大清一统志·安庆府》有详考。问题在于,遍检《大清一统志》和《明一统志》卷七十七“曹松其先桐城人”一说。其三,“光化中登进士第”也不准确,曹松是光化四年(公元901年)二月杜德详榜及第,同年四月即改元天夏。如此看来,《康熙桐城县志》的记述并不可靠,“龙舒桐城人”可能是据其祖籍而言。
另说曹松为潜山人,多是据当时舒州治所在地而言,未见确证。现从其诗《题鹤鸣泉》来看,曹松占籍确为潜山,诗云:“仙鹤曾鸣处,泉兼半井苔。直峰抛影人,片月泻光来,激滟侵颜冷,深沉慰眼开。何因值丹顶,满汲石瓶回。”这是诗人汲水归家后,随兴而作,曹松家必在鹤鸣泉附近。《明一统志》卷十四记:“《鹤鸣泉》在潜山县西真源宫,四时不竭,相传白鹤道人堂止于此,故名。”故其为潜山人无疑。潜山盛产竹席,至今闻名,松集中还有《白角簟》、《碧角簟》两诗,或sk作为其是潜山人的旁证。
唐末诗僧齐已曾来鹤鸣泉游玩,并留诗《题鹤鸣泉八韵》。鹤鸣泉地处偏僻,并非风景名胜,也不广为人知,他怎么会知道此地并来游览呢?从齐己《赠曹松先辈》和《寄曹松》两道诗来看,他可能是在与曹松的交往中了解到其故乡的一些情况,并日后来此游历。齐己游舒州当在天复元年以后,他此段经历未见研究者提及。
二、曹松游广州的时间和经过
据曹松《南海陪郑司空游荔枝园》一诗,可确定他曾游广州,但游广州的时间和次数,《校》、《补正》均失考。我们认为他曾两游广州。
第一次游广州在咸通九年到十二年之间(公元868-871年)。《校》认为,《南海陪郑司空游荔枝园》诗题中的“郑司空”为郑愚,“其镇南海时间,《唐方镇年表》卷六定为咸通五年至十二年。则松于此期间又曾游广州”。而实际上《唐方镇年表》卷七(非卷六)明确记载,郑愚是在咸通九年到十二年任岭东道节度使。《校》引用时偶误,《补正》亦随之有误。据松诗《都门送许棠东归》来看,他先于郑离开广州,因为咸通十二年许棠进士及第,当年松在京城无疑,可能也参加了当年科考。唐代举子参加科举考试大约要在年前十月于考点集中,则松定在咸通十一年十月之前到达长安,入京途中经过湖南,有诗《将入关行次湘阴》可证。尤为值得注意的是,此诗云“也知渐老岩栖稳,争奈文闹有至公”,“渐老”说明其尚未“老”,故此诗不可能作于第二次游广州后。
曹松何时再游广州呢?前些年北京图书馆发现明代吴明济所编《朝鲜诗选》的原刻本,其中有新罗(今朝鲜)诗人崔承祐《送曹进士人罗浮》一诗,云:“雨晴云 啼,岭峤临流话所思。厌次(原注:地名)狂生须让赋,宣城太守敢言诗。温凭桂树歌招隐,好把烟霞悟息机。七十长溪三洞里,他年名遂也相宜。”从诗意来看,曹松此行的目的就是隐居、学道。据《三国史记》卷四十六《薛聪传》附崔承祐传云:“崔承祐以唐昭武龙纪二年入唐,至景福二年侍郎杨涉下及第。”也就是说,他于龙纪二年,即大顺元年(公元890年)后在大唐游历,那么送曹松前往罗浮就必定在此之后。具体时间呢?
我们再来看一则关于贾松的故事,《灯下闲谈》卷上《松作人语》云:
贾松先辈,字梦得,未仕进进,多寄寓于湘浦之间。乾宁岁中,因游宜春,陟阳岐,遇僧齐己、虚中,韦洵美、唐禀二秀才,同寄于水心寺僧浩然房。……(与浩然)同入罗浮,三年守真丹灶。药既无成,吟且不废。(中略松树告知试题事)松因诣钟陵南平王,即以解送。光化辛酉年,杜德祥知举,此时礼闱试赋,一字无差。将知神仙,预萌人事。松但濡毫书之,考试入格,果第八人,成名榜下,授校书郎,乃在五老之数,号难老,以饵丹之故也。其年冬,复回宜春,都官郑谷郎中退居仰山,松因谒谢焉。
陈尚君行生认为,“此贾松显为曹松所误”;考虑到《松作人语》毕竟是志怪类作品,黄大宏先生认为“贾”与“假”谐音,贾松与“松作人”实际上都是曹松的化身,也许理恰当。由此可知,曹松此次游罗浮(今广州)的目的是隐居、炼丹药和习诗,三年后,“松因谐钟陵南平王,即以解送”,并一举得第。依此所述,曹松再次南下广州应该是在他及第的三年之前,即在乾宁四年(公元897年)前后。
三、江西是曹松的活动中心
我们先来考察曹松有可能在江西的时间:
曹松陪湖南李中丞宴隐溪》题下自注云:“璋”,《校》依《唐方镇年表》认为李璋镇湖南的时间在咸通四年至五年(公元863-864年),并据此诗推测,曹松曾于李璋镇湖南时游隐溪,实误。《补正》考李璋镇湖南的确时间在咸通十三年至十四年,确实可信;又,“隐溪”在洪州丰城,不在湖南,诗题中“陪湖南李中丞”,而不是“湖南陪李中丞”,因此这首诗恰恰说明曹松于咸通十三年至十四年在江西洪州。
据《哭陈陶处士》:“园里先生家,鸟啼春更伤。空余八封树,尚对一茅堂。白日埋杜甫,皇天无耒阳。如何稽古力,报答甚茫茫。”观诗意,当作于陶墓前。岑促勉先生《谈全唐诗札记》尝考“(陈)陶之卒当昭宗前”,《校》考陶隐于西山,“其卒年当约在乾符初年(公元874年)”此时曹松在洪州西山。我们怀疑松早年即入西山,因为《唐才子传》等书谓其:“早末达,常避乱来栖洪都西山。”广明年间,松已五十余岁,能谓之“早”吗?苦无旁证,俟考。
那么曹松归隐西山确切可考的时间在什么时候呢?吴在庆先生考曰:“曹松之避乱西山,当约在乾符四年至广明之际。”《校》认为:“松诗云‘泽国江山’‘两岸强兵’,即指黄巢进军江淮事。出其《乱后人洪州西山》诗观之,松栖居西山,似即避广明元年战乱。”认为广明元年(公元880年)松由舒州人西山。《补正》则认为曹松归隐洪州西山当在乾符五年(公元878年)而非广明元年,主要依据是“王重隐(非黄巢)攻占洪州时间在乾符五年”,但问题的关键是其无法说明曹松当时住洪州,由洪州人西山也就无从谈起。但他是否自舒州来西山呢?松有诗《言怀》:“出山不得意,谒帝值戈铤。岂料为文日,翻成用武年。”足见在乾符六年底黄巢进兵长安时,他正在京城准备干谒权贵,参加科考,惜为战事所累无法如愿,又不能归回,故有《忆洒西并悼亡友》:“前心奈兵阴,悔作豫章分。芳草未归日,故人多是坟。”看来曹松是在京城求举不成,于广明元年后辟乱再人洪州西山。
另外,据《灯下闲谈》曹松由江西钟陵南平王贡举,及第授官后,当年冬天就回到江西,已成共识,兹勿费言。
我们再来看一下曹松作于江西各地的诗作:陈上述诸作外,还有《庐山访贾匡》、《九江暮春书事》、《九江送方干归镜湖》、《信州闻通寺题僧砌下泉》、《铅山写怀》、《江西题东湖》、《书翠岩寺壁》、《江西逢僧省文》、《钟陵寒食日郊外闲游》等。可见他几乎遍游江西,而且他所游历之地,如湖南、建州、广州、蜀中等,也都在江西周围,可以说江西是他活动的中心所在。
四、几点补说
(一)一则地方志资料辨误
《江西通志》卷六十六记:
(南汉)王定保字 圣,南昌人,少与曹松同栖庐山十年。唐光化中举进士,辟宁远军巡官,时天下已乱,定保辟地于广州节度使,刘隐招为幕客。……有《摭言》十五卷,文集三十卷。(《十国春秋》)
这则资料作一看颇为可信,王定保早曹松一年及第,关于曹松最早的记载正出于王之手,两人或有交往。如果他们真是“同栖庐山十年”,那么将解决王定保、曹松生平研究的许多问题,可惜它经不住推敲。其一,《江西通志》注明此段论述引自《十国春秋》,而我们检阅诸本《十国春秋》都只有这样记载;
王定保,南昌人。举唐光化三年进士第。南游湖湘,不为马氏所礼。已而为唐容管巡官,遭乱不得还,烈宗招礼之……所著《摭言》十五卷。《十国春秋》并没有“少与曹松同栖庐山十年”,这句话,此说极可能是地方志作者臆测。其二、《唐摭言》记曹松及第进“年皆七十余”,《校》据此推测其约生于公元830年,而王生于公元870年,年龄悬殊太大,谈不上“同栖”。其三,退一步来说,假设有“同栖”之事,当在王20岁以后,也就是在大顺元年后,据上文,此时松已离开西山人罗浮。因此可以认定此则资料不可信。
(二)“郑司空”考辩
曹松《南海陪郑司空游荔园》云:“荔枝时节出旌斿,南国名园尽兴游。乱结罗纹照襟袖,别含琼露爽咽喉。叶中新火欺寒食,树上丹砂胜锦州。他日为霖不将去,也须图画取风流。”诗题中“郑司空”是谁?这个问题关系到他游广州的时间,有必要补充说明。据《唐方镇年表》卷七,唐末年有三位郑氏曾镇广州:郑愚、郑从谠、郑续。郑愚为咸通九年至十二年,郑从谠为咸通十二年至乾符元年(公元871-874年),郑续为乾符六年至光启二年(公元879-886年)。吴汝煜、胡可先认为郑司空是郑续,“司空当为加衔,史所失载,《校》认为是郑愚,而清人阮元《揅经室续集》卷六地认为:“松游广州作诗当在天复之前咸通之间……然从谠荥阳人,愚即岭南人。松诗有‘他日为霖不将去’之句,则司空为从谠无疑。”但这句诗似乎与籍贯没有什么关系,而是对“郑司空”的祝福,待到入朝为相时,即使不能带走荔枝(元),也要把这美景画下来。应该注意到,诗中的祝福说得非常具体——“为霖”(即人朝为相),与一般情况下泛泛而言的祝福语颇有不同;而且也不说别的官司职,这正说明郑氏此时已具备了为相的资格。因此,当时郑氏应当已具有(或相当于)“司空”头衔。《旧唐书·僖宗纪》记从谠广明元年加检校司空,可知他加检校司空在镇广州后;未见郑续为“司空”的任何记载;据《唐方镇年表》卷七所引《缋语堂碑录·陈府君墓志》:“第二人季曰诲,郑司空愚辟署南海掌记。”可知郑愚在镇广州前已为司空,曹松诗题中“郑司空”当为郑愚。
(三)松卒年补说
《校》据齐己《赠曹松先辈》:“今岁赴春闺,达如夫子稀。山中把卷去,榜下注官归。楚月吟前落,江禽酒外飞。闲游向诸寺,却看白麻衣。”推定松登第授官不久就弃官南归,纠正了《郡斋读书志》、《唐才子传》等认为他卒于校书郎任上的错误。齐诗明确指出“今岁”,即天复元年归来,但考虑到天复改元是在当年四月,曹松等人也在此后特郝授官,他显然不可能在寒食日回到江西。故从松诗《钟陵寒食日与同年裴颜李先辈郑校书郊外闲游》来看,此次同游最早在天复二年(公元902年)春,松当卒于此后。
五、小结
据《校》、《补正》及上文所述,我们尝试着粗略勾勒曹松生平游历概况。曹松(公元830年-902年),字梦征,舒州怀宁人(今潜山县)。曾游广州(公元868年前后),自广州经湖南赴京赶考(约公元870年),未能及第而至江西洪州(公元872-874年);后依建州刺史公元李频(公元875-876年),在李频卒后,或游蜀中,又往长安试图谋取功名,时逢黄巢战乱未能如愿,故人栖洪州西山(公元880年)近十年;乾宁四年(公元897年)前后,再次南下罗浮隐居学道习诗,后返回江西并由此解送,终于“五老榜”及第(公元901年),授官校书郎,同年冬即辞官返回江西,卒于天复二年(公元902年)后。
参考文献:
[1]彭定求,等,全唐诗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60。
2]傅璇琮,唐才子传校[M],北京:中华书局,1990。
[3]刘亮,曹松若干事迹补正[J],唐都学刊,2005(2):21-23。
[4]王定保,唐摭言[M]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78。
[5]胡必选,康熙桐城县志[M],王凝命,增修,康熙十二年刻本。
[6]乐史,太平寰于记[M],台北:文海出版社,1980
[7]李贤,等明一统志[M],文渊阁四库全书本,台北:商务印书馆,1986。
[8]吴廷燮,唐方镇年表[M],中华书局,1980。
[9]徐松,登科记考[M],中华书局,1984。
[10]傅璇琮,唐代科举与文学[M],西安:陕西人民出版社,2003。
[11]吴明济,朝鲜诗注[M],郭庆富,校注,沈阳:辽宁民族出版,1999。
[12]金富轼,三国史记[M],孙文范,等,校勘,长春:吉林文史出版社,2003。
[13]黄大宏,贾松即曹松考辨[J],江海学刊,2005(4):269。
[14]岑仲勉,读全唐诗札记[M],//岑仲勉,唐人行第录[M],上海: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,1962。
[15]吴在庆,增补唐五代文史丛考[M],合肥:黄山书社,2006。
[16]吴任臣,十国春秋[M],徐敏霞,周莹,点校,北京:中华书局,1983。
[17]周祖 ,中国文学家大辞典(唐五代卷)[M],北京:中华书局,1992。
[18]吴汝煜,胡可先,全唐诗人名考[M],南京:江苏教育出版社,1990。
[19]阮元,揅经室续集[M]。//四部丛刊初编本,上海:上海书店,1985。
[20]刘昫,旧唐书[M],北京:中华书局,1975。
 
打印此文】  【关闭窗口】 【返回顶部
 ·上一篇:宋代曹姓进士上舍释褐名录 ·下一篇:返回列表
 相关文章
 热门文章
最新图文
   
地址:中国山东省菏泽市中华西路2688号 邮编:274000  电话:0530-5613772  传真:0530-5606686
版权所有:菏泽市曹国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:山东省地矿局菏泽地质环境监测站 曹付恒
Copyright© 2013 鲁ICP备12017151号 All Rights Reserved